死,未死,介于两者之间的那一瞬

"噼—滋—噼—滋"一段段蓝色的光芒从银色的法杖中射出,四周的粒子逐渐聚合…

托德尔,刚刚来到ESP的奇术师,他现在正在制作一个能够释放强大电流的奇术系统,这是W留给他的一个课题。他很害怕,这是他第一次注魔,他不知道是否能够成功,但他还是稳稳的把住法杖,杖端处一段段粒子流出现,面前这个可爱的六边形机器逐渐的被蓝晶体元素注入魔力,被唤醒,被控制…

"咔——咔咔"奇怪的声音自六边形中响起,蓝色的光包裹住了这个奇特的装置,更多,更大的几何图形在托德尔身边出现,蓝色的光芒四射。等等,那装置要被撑爆了!

托德尔甩开法杖,释放出了绿色的元素射线,他浑身颤抖,额头上是大滴打滴的汗珠。

"Boom——"爆炸传来,第一个正十二边形法阵炸开了,托德尔的袍子随着炸开的粒子逐渐成了灰烬,紧接着是第二个,第三个,第四个…终于,法杖在爆破之下成了灰。托德尔绝望了!失去法杖和仪式袍,这意味着下一个爆炸可能会产生根本无法控制的火旋,果然如他所料…

在最后一个六边形爆炸的一瞬间,托德尔的衣服,挂饰都被烧成了灰。终于,那个半成品装置爆炸了…托德尔,一位可以成长为一个像W那样奇术师在爆炸之下殒命…

"我这是怎么了…"一段段幻象在托德尔眼前闪过,从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来到这,他本来希望成就一番大事业,他来到W的讲堂,聆听者元素的概念,他仰慕着LQ,那个一步步打拼上来的领导者…

终于,托德尔看到了自己,这个自己,半死不活。身上被蓝色的虚线包裹着,这就是爆炸的粒子吗?他看着面前一个由粒子包裹的法杖,那是化为灰烬的奇术杖吗?一连串问题涌出,他只好尝试握住那根法杖。理论上,直接接触粒子会感到灼烧,但他没有,这是一阵阵亲和的力量。

"我,没死?"他心中有无限的疑问,但他仍然想前方释放了一个直射水流以测试。法术被施展出来了,但这个法术和正常的奇术似乎不同,这是纯粹的水元素,不是人所看到的"水"。托德尔看向自己的身体,他惊呆了,他的身体诚然已经变成了粒子,他能辨识是他最擅长操控的水元素,是浅蓝色的粒子。

W教授的话在耳畔响起:"整个奇术界最神秘的状态,那是古典中所记载的,法术爆炸后坠入虚空那一瞬的状态:死,未死,介于两者之间…"

渐渐的,托德尔的身体空虚起来,这个状态让人沉醉,真的,哪怕只有几秒,多么美丽的身体,多么真实的世界啊!坠入虚空,转化做另一个状态前的那个状态….


"唰——唰"偏远的山上,几个穿着诡异的人握着法杖旋转,黝黑的物质虚化了一个个复杂的法阵…

"感悟真实世界的缘由,之法门。"为首的黑衣人吟诵到"

看罢,我等乃是世界之灵物,世界之痛楚归于我等,世界之心律亦伴随我等。我等咏其歌,颂其美,我等原以生命感受真实之世界!"

"轰隆——"四周的东西化作灰尘,他们继续吟诵"我等为世界之子,生灵之子,我等欲明悟其真谛,此为打通法门之缘由,我等恳求世界的答复,我等愿副以此刻之身躯,我等欲回归旧日之混沌,我等将与世界合之位一!"

"隆——"几个黑衣人披上法袍,他们闭上眼睛,似乎在感受着什么。

"是,真实的,旧日的混沌已经回归,我等将与世界合二为一!"几人高声吟唱,法阵化为灰烬

"噼——"倏地,一段段直射的元素流冲了进来,这是来自ESP协会的人,他们必须阻止这种不知效果,危害生灵的法门,这些人是奇术专责特工,他们以强悍的力量打破帐篷的护阵。

他们握着银色的法杖,水晶的杖端射出一道道电流。火焰元素跳动着,水流元素冲击着,风向元素进攻着,土层元素崩动着,他们和它们一同进击着这法门。

黑衣人们开始了反击,但各色的射线击碎了他们的身体。

"我等必将领悟世界之真谛,我等将与之合二为一!"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